【再见。南门市场】一代烹饪教母傅培梅的练功基地

浏览量:323 发布于:2020-06-12
【再见。南门市场】一代烹饪教母傅培梅的练功基地

程安琪搬来了家族相簿,指出57年前傅培梅第一次在电视上料理松鼠黄鱼的黑白影像、她与妈妈一起备烧菜的画面,其中还有一张是20岁的傅培梅和先生程绍庆的合影,影像里的傅培梅眉儿弯弯、青春正好,拍下这张相片的当下,谁想得到,傅培梅婚后学习厨艺本来是为了煮出让先生满意的菜色,后来竟然练成了一代烹饪教母。

 

一代烹饪教母傅培梅 刚练烧菜时辛酸吞破饺子

傅培梅是出生在中国北方好人家的大小姐,家里很多佣人,婚前未曾亲手做羹汤,直到结婚后要烧菜给先生吃,才开始学习作菜。「我妈有个辛酸史,她刚学做菜时先学包饺子,但饺子下锅,皮都破得很厉害,她挑出好的饺子端出去给爸爸吃,自己在厨房吃破饺子。」我彷彿看到傅培梅懊恼地在吞破饺子的画面。

程安琪分享家族相片。傅培梅和先生程绍庆的合影,就是为了烧出让先生满意的菜色,傅培梅居然成了台湾烹饪教母。(程安琪提供)傅培梅第一次进摄影棚主持烹饪节目,她当天烧出一尾松鼠黄鱼。(程安琪提供)

傅培梅曾经说过,自己学烧菜其实因为不服输,为了雪耻不会烧菜,她开始拜师学艺,「那她是北方姑娘嘛,一开始为了学做江浙料理,很多南方食材像是雪里红、百页或者是一些鱼类,她都不认得,结果南门市场里的摊家老闆们就成了她最好的老师。」程安琪说。

「我记得她早上提着二个大菜篮,坐15路公车摇摇晃晃到市场买菜;她会站在万有全的摊位前,跟着老闆用竹籤钻火腿闻一闻那熟成的肉香,然后也会到亿长御坊找朱姐买糖莲藕。」程安琪彷彿都还能见到妈妈在南门市场里翻挑食材的身影。

 

南门市场里的摊家是傅培梅应援团

1962年,30岁的傅培梅手艺精练,好手艺传遍街坊,她开始在家里后院搭棚架教婆妈们、甚至是外交官太太们作菜,隔年,她主持的电视烹饪节目开播,「妈妈开始了她打拚事业的光阴!」当时程安琪才10岁,「之后长达20年,她都是在南门市场里面买菜,她每天教菜、上电视台录影,都要先到南门市场準备食材。」

傅培梅也以料理为台湾做国民外交。(程安琪提供)傅培梅手艺精练,有许多婆妈们、甚至是外交官太太们来请她教作菜。(程安琪提供)傅培梅(中)和女儿程安琪(右)、程美琪(左)在院子里合影,这座院子就是她搭棚架教作菜的地方。(程安琪提供)

「万有全手工金华火腿」老闆田种禾记得傅培梅会来买火腿,「傅培梅老师有一道名菜叫柴把鸭汤,要把我们的金华火腿片成薄片,跟鸭胗、鸭肠、尖扁笋和火腿片全绑成一束,然后下去对着高汤慢慢煮,这道菜是他们家族名菜。」田种禾说。

「亿长御坊」老闆朱亿长也记得傅培梅喜欢吃她烧的肠旺和糖莲藕。

「合兴糕糰店」老闆任台兴记得很清楚:「傅老师会来买鬆糕、桂花糖糕;程老师跟着妈妈后头也继续来买点心,程老师爱吃条糕、莲子糕,宁波年糕也会买回去炒一点。」这些老闆们都记得这对母女来买什幺、爱吃什幺。

 

被傅培梅说「不是一个作菜的料」的程安琪 成了母亲手艺传人

有一回傅培梅要煮砂锅鱼头,母女俩人一起上市场买现剁鲢鱼头,店家把鱼包好了交给程安琪提,「那你知道新鲜的活鱼宰杀后还是会动的,那鱼在袋子里突然动了很大一下,我吓得把袋子给往后给丢了。」程安琪吓得说:「妈,好可怕,这鱼还会动。」傅培梅回她:「你看你,你就不是一个作菜的料。」

傅培梅认食材、练烧菜、準备教学、为烹饪节目备料和教孩子, 全在这座南门市场里。

程安琪和妈妈、已故烹饪大师傅培梅都经常来万有全买火腿、腊肉。傅培梅有一套名菜「柴把鸭汤」,指定用万有全的火腿片入菜。傅培梅非常喜欢「亿长御坊」的糖莲藕。傅培梅会到南门市场「合兴糕糰店」买鬆糕。

程安琪23岁那年刚拍完华视大戏《保镳》,傅培梅生了一场大病开刀,她息影伴着母亲,才开始更频繁地跟着进到南门市场买菜,跟着妈妈进摄影棚录製烹饪节目,一路陪伴母亲,也让她从艺人转型成为傅培梅手艺的传人。

为了在南门市场熄灯前,完整纪录市场身影,这半年来,程安琪带我们逛过南门市场和东门市场,因为这是她和妈妈最常一起买菜的二座市场。有一天她拉着放满鱼鲜菜肉的菜篮说:「15年前我妈妈过世,我心情受影响,有很长时间无法来买菜,后来回来了,老闆们慰问我,碰触到内心不能提的那一块,我就掉泪,市场里都是我对妈妈的怀念。」她眼眶转红,哽咽久久无法言语⋯流泪了有一下子,她说:「现在想想,我还是很想念妈妈。」

随着南门市场确定要在10月6日熄灯,我们熄灯前一个月一起再走一遍市场。上市场前我们先跟程安琪约在她家,那一天她翻了多本傅培梅食谱和家族相片,谈起跟妈妈一起上市场的回忆。

程安琪採受本刊专访,畅谈与妈妈傅培梅一起在市场的回忆。南门市场10月6日熄灯,烹饪教师程安琪来採买并看看店家老闆们。

那天傍晚,採访团队準备收工,我靠在料理檯旁整理食谱书,刚拆下麦克风的程安琪跟我说:「今天是我妈妈过世15週年的忌日。」我们约访的这天是9月16日,傅培梅正是在15年前的这一天离世的,我担心程安琪为了协助我们的工作而耽误追思,我问:「那今天有拜拜或有任何怀念的仪式吗?」程安琪说:「我们放心里怀念妈妈。」

无论是走在市场里被触动的心弦,还是靠在料理檯旁安静地怀念,都是程安琪对妈妈的想念。

 

南门市场熄灯拆除 傅培梅最爱逛市场消失

南门市场10月6日熄灯拆除后,傅培梅最爱逛的市场就要消失 。「但妈妈教我作菜的回忆全在我心底了。」程安琪说:「老市场要拆迁,我觉得它走到了另一个历史阶段,以后加上新的科技,说不定会有很多惊喜在里面,现在我对南门市场有旧有的回忆,还有很深的期许。」

知道程安琪要来南门市场,因为身体不舒服而有好一阵子没到市场的「亿长御坊」老闆朱亿长,这天专程来等程安琪,俩人见了面握手问好,聊起了几句对傅培梅的回忆。

程安琪回头还跟「万有全手工金华火腿」老闆田种禾说了,今年农曆年前要到新的南门市场中继站买腊肠办年货,再去看看搬家后的老朋友,田种禾回她:「不要那幺久才来,10月17日中继站就开了,妳来大家才有信心。」

大家都约好了,就在市场里不见不散。

「亿长御坊」老闆朱亿长(左)这天专程来等程安琪。「万有全手工金华火腿」老闆田种禾跟程安琪约了很快要在南门市场中继站相见。傅培梅和程安琪母女档都是「合兴糕糰店」老闆任台兴的铁粉客人。南门市场10月6日熄灯拆除,傅培梅最爱逛的市场就要消失。

 

南门市场最后倒数

为最后营业日,当天晚间6点整在南门市场门口举办惜别晚会,7点熄灯关门;10月7日停止营业,市场暂停营业10天,待摊商搬迁到南门市场中继站,预计10月17日试营运迎客。

南门市场中继站开幕日:10月17日地址:台北市中正区杭州南路二段55号程安琪小档案

母亲是烹饪大师傅培梅,23岁起跟在母亲身边学习烹饪,出版40多本食谱书,经常受邀担任美食评审,有长达40年料理经验,目前持续开设料理课程,经常到「东门市场」「南门市场」採买食材。

申博太阳城_云顶娱乐平台app下载|分享生活态度|生活玩乐分享|网站地图 申博亚洲sss667878 sunbet菲律宾代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