它在的时候无人理解,走的时候也无人悼念:记一个汉字排版传统的

浏览量:647 发布于:2020-07-03

它在的时候无人理解,走的时候也无人悼念:记一个汉字排版传统的

出版还有很多东西需要解谜,还有很多事情要探索,所以我们有了出版侦查课。

有一个排版传统曾经是汉字独步世界的,但在科技的洗涤之下,反而面临即将灭绝的命运。

这种排版出现在西元前二一九年(秦始皇泰山石刻),成熟在西元一七五年(东汉熹平石经),至今你仍然可在台北南海路的历史博物馆发现这个古典的版面,在展示柜里散发着一千八百余年历史的幽光。

(汉熹平石经残片,台北历史博物馆藏)

这种纵横对齐的版面,是汉字独有的排版传统,全世界再也没有任何其他文字能有这种排版模式了;汉字之所以从甲骨、金文以来,逐渐从字形奔放的笔画,内敛收纳为行列画一的方块字,跟这样的排版风格密切相关。

现在已经无法确定到底是纵横对齐的版面,导致方块字的诞生;或者是方块字的设计,导致纵横对齐成为必然的结果。无论如何,有了方块字就有了纵横对齐的版面,两者几乎可说是同步出现,互相依存。

而这种排版风格快要灭绝?你在说笑吧?有人质疑。纵横对齐太平常了,放眼望去到处都是纵横对齐啊,怎幺可能会灭绝呢?

当然,从乍看一下的角度看,确实到处都是纵横对齐,但如果用排版专业的角度看,纵横对齐早就不在了。

古典的纵横对齐页面,是行对行、字对字,齐头齐尾,平平整整的一个长方块。而现在呢?现在书稿只看重外框的对齐(齐头尾),而不管框内每个字有没有对齐。网上排版更惨,根本没有人管外框(框内就更加别提了),只要走文出现一个半形英数字,一行后面那些字的对齐就会全部都乱掉。

现在纵横对齐只有在特殊条件因缘际会的情况下,才可能出现在我们眼前。一篇文章必须是纯汉字,而且版面上没有碰到因为避头点而强制分行的情况,你才会看到千载难逢的纵横对齐。

如果文章里夹带英文(这在科技文章是不可能避免的),或者有阿拉伯数字(感谢研考会推广愚蠢的横式公文数字用法),纵横对齐就再也对不齐了,而且出现英数字的那一行行尾还会留下难看的缺口。

很多人知道那个缺口难看,所以就採用「齐头尾」的段落样式,强迫整行文字拉散去填补。这幺做的结果,是头尾切齐了,但代价是我们会得到一个「这行跟那行,字距疏密不一」的版面。而字距不一很不幸的,正好是破坏纵横对齐的元凶。

好吧,算你说的是事实,纯粹的纵横对齐确实很难找了,但现在这种版面我们每天看也看了几十年了,也没人觉得有问题,这事有很严重吗?日子不也是一样过得下去吗?

以前我也觉得不严重,但随着网路内容攻占传统媒体领域越来越多,我发现这件事变得可怕了。

在纸书时代,桌上排版系统功能强大,你透过各种细微的设定,或者再加上手工加字减字,一个编辑有机会可以实现古典的纵横对齐。

(老派编辑会竭尽各种可能实现汉字的纵横对齐,上图为一九九六年由圣经公会出版的《台语汉字本圣经》,纵横对齐的优先性连避头点都要退让。)

(上图为一九九三年由云龙出版社出版的《华夏诸神:道教卷》,一样用忽略避头点的方式来实现纵横对齐。)

但在线上时代,这个机会却是零。无论你多幺有心,想要实现纵横对齐的传统排版,所有现在的网页排版引擎就是只能告诉你办不到。即使你写了一篇纯汉字的文章,一旦排上萤幕显示,总会碰上需要避头点的时刻,排版引擎会从上一行多抓一个字补到次行,导致行尾没有对齐。

更苦的是我们现在的文章,夹杂半形英数字的机会太多了,任何一行文字只要中间出现英数字,纵横对齐就会破功。

如果线上的排版引擎(就是浏览器啦),不提供纵横对齐的解决方案,随着纸书没落,纵横对齐将成为这个世界最后的绝响。古典的汉字版面将在我们这一代手中断绝。因为在萤幕世界里,不再有任何机会让你手工微调出古典样式了。

浏览器怎幺说就怎幺算,它怎幺输出到萤幕,你就只能看见最后的结果。编辑没有改变的余地,因为排版引擎在你的控制範围之外(虽然 Javascript 可以改变输出,但它毕竟不是排版引擎)。不像纸张版面,最后的印刷版都是由编辑拍板决定的。

如果纵横对齐只是一个怀旧的浪漫,也许日子这样过去也就算了,但纵横对齐可绝对不只是浪漫而已。

纵横对齐的版面意味着整齐、规律、字距稳定,不会忽大忽小。这在排版易读性上都是最高水準的表现。你觉得这句话太夸张吗?不妨拿英文排版来比较。

英文排版同样会追求字距稳定,不要忽大忽小。为了达成这个目标,传统英文排版甚至要辛苦开发音节断字程式,用来处理「单字在本行挤不下,但全部搬到次行又留下太多空白」的问题。为了让字间空白不要落差太大,他们连单字都可以强制切断。

字距变化太大应该极力避免,换句话说,字距变化越小越好,小到什幺程度会最小呢?答案就是「零」,字距零变化就是最小程度,也就是字距处理所能达到最高易读性的情况。谁能达到这种情况呢?没有别人,只有纵横对齐的汉字排版才能办到。

对英文而言,字距零变化是可望而不可即的目标,他们只能追求尽量不要差太多;而汉字从它成为方块字的那天开始,天生就是字距零变化的——英文排版渴求而不得的境界,汉字排版却是天生的预设值,但不幸的是,现在我们彻底忘了它。

无法做到纵横对齐的排版,那意思就是最高等级的易读性将无法达成。换句话说,在我们这一代,不只会看见汉字排版独步世界的传统在眼前灭绝;也会看见汉字排版能够达到最高易读性的技术可能性,在眼前消失。

现在台湾所有的中文线上媒体,没有一个敢设定走文为齐头尾,原因就出在一齐头尾字距就会被拉散,读起来特别碍眼;这跟纸张时代,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媒体设定走文为齐头尾,差距真是太大了。

未来我们主要的萤幕阅读环境,都只能提供次等的易读性。这难道不是可怕的灾难吗?

要改变这个未来,釜底抽薪之计,还是要在 W3C 组织里提出纵横对齐的功能需求,并且通过 W3C 的辩论程序。这样这个需求才会列为下一版CSS 的排版规格,而让浏览器开发商开始支援。

谁该来推动这些事呢?我觉得我有一些责任,这是为什幺我要写这篇文章的原因;而你,每一个未来要从萤幕上阅读吸收所有资讯的你,以及未来要在萤幕上供应所有知识、资讯、娱乐文字的你,每个人也都有责任——因此我要请你接受我的请求,请转推这篇文章,为下个世代的萤幕阅读尽我们这一代人的责任。

让数位萤幕仍然保有实现纵横对齐的可能性,让汉字的古典传统不要在我们手上消灭,这是一个老派编辑对数位未来卑微的祈愿。

附记一:如果需要更多技术性说明,请看延伸阅读:

.中英文夹杂时的纵横对齐 by oc
.方块字纵横对齐有什幺好处? by oc

附记二:请关注 Wanderer.tw 的董福兴,现在看来他可能是台湾绝无仅有,既参加 W3C 的议程活动,又持续关注纵横对齐议题的唯一一人了。

申博太阳城_云顶娱乐平台app下载|分享生活态度|生活玩乐分享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凯时kb88勒沃库森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吉祥体育平台